通知通告:

冰雪長津湖

您當前位置: > 經典之戰 > 冰雪長津湖
 
  在朝鮮東北部,狼林山脈縱貫南北,形成一道天然的分水嶺,並與蓮花山脈、摩天嶺山脈、赴戰嶺山脈等,構成朝鮮半島東北部平均海拔高度超過2000米的蓋馬高原。這一地區群山連綿起伏,森林密布,交通閉塞,人煙稀少,且氣候寒冷。
  志願軍第二次戰役東線作戰的戰場,位于朝鮮東北部的長津湖地區。長津湖爲長津發電站的蓄水湖,群山包圍,東西兩岸均爲海拔1300多米的山地,地勢險要。10月下旬,長津湖地區開始降雪,氣溫急劇下降。到11月下旬,氣溫已下降到零下27攝氏度左右,到處是白雪覆地,加之山高路窄,道路冰封,作戰環境極爲惡劣。
  志願軍擔負東線作戰任務的是第9兵團。當美第10軍向北推進之時,該兵團主力尚在由山東兖州地區北上途中。在長津湖地區,志願軍第42軍正在節節阻擊敵軍,誘敵深入,並掩護第9兵團開進。
  原定第9兵團從山東開東北後,先在東北地區整訓一個時期,然後再入朝作戰。但因朝鮮東線戰事急迫,第9兵團開東北後未作停留,遂提前直接入朝作戰,因而各種准備不充分,入朝時寒區服裝來不及發放,加之對戰區氣候特點了解甚少,部隊長期在中國華東駐紮和作戰,缺乏高寒地區生活和作戰的經驗,防寒准備嚴重不足,人員衣著單薄。同時,山路峻險,美軍飛機猖獗,大量汽車被毀,糧食、被服、彈藥補給運不上去,戰區內人煙稀少,就地籌借糧食十分困難。部隊進入戰區後,沒有住房,缺少糧食,只能在雪地露營。第9兵團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投入朝鮮作戰的。
  志願軍第一次戰役結束後,西線美第8集團軍被迫後撤,但東線的美第10軍則繼續向北推進。按照麥克阿瑟的“總攻勢”計劃,美第10軍的任務是,以主力向鴨綠江和圖們江畔朝中、朝蘇邊境線推進,同時以一部兵力經長津湖地區向西線江界實施迂回進攻,切斷志願軍的後方交通線,與西線美第8集團軍部隊會合,構成對西線志願軍主力的合圍。
  美第10軍軍長阿爾蒙德決定:以美陸戰第1師擔負向西線迂回的任務。首先占領長津湖畔的柳潭裏,隨即向西攻擊前進,占領江界,與第8集團軍會合,然後轉向西北,向鴨綠江攻擊前進;以美第7師在長津湖以東地區,向鴨綠江推進;以南朝鮮第1軍團指揮的首都師、第3師沿東海岸公路和端川西北之白岩繼續向朝中、朝蘇邊境推進;以美第3師和南朝鮮第1陸戰團守備元山、興南後方地域。[①]
  11月5日22時,毛澤東電示彭德懷、鄧華:“江界、長津方面應確定由宋[時輪]兵團全力擔任,以誘敵深入尋機各個殲敵爲方針。爾後該兵團即由你處直接指揮,我們不遙制。”[②]
  11月6日,彭德懷等志願軍首長就東線作戰基本設想,電示第9兵團:東線作戰,“應采取誘敵深入至舊津界、長津線,首先消滅美陸戰一師兩個團,其部署以一個軍主力(三個師)經江界、前川、雲松洞、南興洞向柳潭地區集結,先頭師迅速進至舊津裏及其以北,構築縱深阻擊陣地,另一個軍從臨江、慈城江口渡江,進至雲山裏集結。如此布置,美陸戰一師愈北進深入舊津裏以北[愈好],兩個軍以兩個師擋正面,七個師從敵側後攻擊。我四十二軍主力背靠社倉裏,進至五老裏,牽制援兵與攻擊敵退路。如敵不敢冒進,深入舊津裏與黃草嶺之線時,我進至雲山裏之軍,可沿新興向五老裏前進,截斷深入黃草嶺南美軍後路,打擊援敵,我柳潭地區之軍,可協調四十二軍主力殲滅美七團、十一團”[③]。
  在第9兵團向東線戰場開進的過程中,志願軍總部密切注視著東線敵軍的動向,不斷就東線作戰給予第9兵團指示。11月11日,美陸戰第1師進至富盛裏。志願軍首長判斷,美陸戰第1師部隊在進至舊津裏後,可能轉向柳潭裏西進,似此則美陸戰第1師與第7師將會分開,因此立即電示第9兵團司令員宋時輪:“我廿軍三個師及四十二軍之一二六師共四個師,待美[陸戰]一師兩個團進至柳潭以西圍殲之。但兩路均應有一小部阻擊援兵。此役關系重大,請精細研究。部隊須確實准備並分途檢查。”[④]
  毛澤東在得到志願軍首長關于東線作戰的部署後,電示彭德懷:“美軍陸戰第一師戰鬥力據說是美軍中最強的,我軍以四個師圍殲其兩個團,似乎還不夠,應有一個至兩個師作預備隊。九兵團的二十六軍應靠近前線,作戰准備必須充分,戰役指揮必須是精心組織的,請不斷指導宋、陶[⑤]完成任務。”[⑥]
  根據毛澤東和彭德懷等志願軍首長的指示,第9兵團于11月19日致電彭德懷、鄧華,決定“集中二十、二十七兩軍主力,先求殲擊美陸一師兩個團,鉗制美七師之兩個團,並力爭繼殲該敵之一部”,並根據戰場情況和預計美軍的推進情況,提出了三種情況下的三種作戰預案。[⑦]
  此時,志願軍兩線部隊的反擊部署已經基本就緒。根據戰場態勢,彭德懷、鄧華11月20日電示第9兵團首長,志願軍西線部隊擬于25日晚發起反擊,“東線進至下碣隅裏、古土水之美軍兩個團(五團、七團)如不再進,你兵團可否以主力于24日或25日晚包圍該線之敵殲滅之,否則西線先攻擊得手後,東線之敵即有迅速後撤可能”[⑧]。
  第9兵團這時尚未完成作戰准備,第27軍需在11月22日方可全部進入預定位置。第9兵團首長根據部隊的情況,于11月21日17時10分請求志願軍首長,請求將東線作戰發起日期推遲至26日以後,以便部隊能夠得到休整和進行各項作戰准備。彭德懷批准了第9兵團的請求。
  11月24日,美陸戰第1師全部進入長津湖地區,其基本態勢是:第7團主力位于下碣隅裏,第5團主力位于西興裏、新興裏地域,其第1營北進至長津湖東岸的新垈裏、新興裏、內洞峙地域。師指及第1團位于富盛裏和古土裏。由于志願軍第9兵團在開進過程中,嚴密僞裝,美軍對第9兵團主力進入長津湖地區毫無察覺,因而兵力分散,孤軍深入,態勢突出。
  11月25日,志願軍西線部隊開始發起反擊。美第10軍軍長阿爾蒙德爲加強向西線實施側後迂回的力量,支援西線美第8集團軍作戰,並保護陸戰第1師的側翼安全,令陸戰第1師全部沿長津湖西岸公路,向西攻擊前進;令美第7師派出1個團進入新興裏地區,接替陸戰第1師的職務,並保護陸戰第1師的右翼安全,同時令美第3師一部向社倉裏開進,保護陸戰第1師側後安全。
  據此,美陸戰第1師以第7團西進,于26日進至柳潭裏;第5團第1營也由新興裏西移至下碣隅裏,隨後進至柳潭裏,與第7團會合。而美第7師則以第31團第3營、第32團第1營、第57野戰炮兵營及一個重迫擊炮連、1個高射炮連組成的第31團級戰鬥隊[⑨],進至新興裏、內洞峙地域;美第3師以第7團1個營和南朝鮮軍第26團進至社倉裏地區。
  阿爾蒙德本來確定東線美軍和南朝鮮軍于11月26日發起總攻,但由于陸戰第1師部隊進攻准備沒有完成,故決定總攻時間推遲至27日。
  此時,第9兵團部隊已基本進入指定位置。第20軍隱蔽進入柳潭裏以西以南地區,第27軍主力隱蔽進入柳潭裏、新興裏以北地區,完成了進攻准備;第26軍主力也于26日由厚昌向戰場靠近,開往長津東南地區。
  第9兵團首長判斷,長津湖地區美軍的基本布勢爲:美陸戰第1師第5、第7團位于柳潭裏、新興裏、下碣隅裏地區;美陸戰第1師師部和第1團位于下碣隅裏以南的富盛裏、古土裏地區;美第7師第31團位于元豐裏;美第3師第65團和南朝鮮第3師第26團位于橫川裏、社倉裏地區。因此決定,抓住美軍兵力分散,尚未發現志願軍部隊集結的有利時機,“集中廿(欠六O師)及廿七軍主力,首先殲滅美陸一師主力于下碣隅裏、新11月26日14時,第9兵團最後確定,27日晚向長津湖地區的美軍部隊發起全線進攻。
  11月27日,東線戰區普降大雪,氣溫降到零下30攝氏度左右。
  上午,東線美軍和南朝鮮軍開始發動進攻。其基本布勢爲:美陸戰第1師第7團及第5團之2個營、炮兵第11團的2個營,位于柳潭裏地域,師指揮所及第1團1個營、炮兵第11團1個營和師屬特種兵分隊位于下碣隅裏地域;第1團主力及炮兵第11團1個營,位于富盛裏、古土裏地域。美第7師第17團由惠山鎮沿鴨綠江西進;第32團(欠第1營)位于甲山以北地域,第31團位于新興裏、內洞峙地域。美第3師第7團1營位于社倉裏,主力位于元山、興南地區;南朝鮮第1軍團第3師主力位于白岩,第26團位于上通裏,首都師位于清津。
  就在美第10軍發起進攻的同一天,11月27日黃昏,志願軍第9兵團突然對長津湖地區的美軍部隊發起猛烈反擊。
  第20军4个师担负从侧后攻击美军的任务,其部署是:以第58师首先攻占富盛里、上坪里,然后全力攻歼下碣隅里之敌;以第59师全部并指使第267团抢占新兴里、西兴里阵地,切断柳潭里与下碣隅里的联系;以第60师抢占古土里以北有利地形,坚决阻击美军南逃、北援,并相机占领古土里;以第89师首先攻歼社仓里之敌,随后主力向上通里、下通里前进, 切断长津湖地区美军的退路,并阻击增援之敌。[11]
  攻擊發起後,第58師于28日淩晨3時進至下碣隅裏以南之上坪裏、富盛裏,並從東、南、西三面包圍了下碣隅裏之敵;第59師攻占下碣隅裏西北之死鷹嶺、西興裏,殲敵400余人,割斷了柳潭裏與下碣隅裏敵人的聯系;第60師占領了乾磁開、小民泰裏一線,切斷了敵人的南逃退路,並以一部向古土裏及其以南黃草嶺前進,准備阻擊由興南北援之敵;第89師則逼近社倉裏。
  第27軍擔負正面進攻的任務,其部署是:以第79師全力攻殲柳潭裏之敵,得手後,配合第20軍殲滅柳潭裏以南或附近之敵;以第80師配屬第81師1個團攻殲長津湖東岸的新興裏、新垈裏、內洞峙之敵,得手後,向泗水裏、下碣隅裏攻擊前進,配合第20軍作戰;以第81師主力位于雲山裏附近,作爲軍之機動部隊,並以1個營進至廣大裏一線,堅決阻擊南下、北進之美第7師主力,確保雲山裏至袂物裏道理暢通;以第94師由厚昌江口南調,作爲軍預備隊。[12]
  27日16時,第27軍開始發動進攻。第80師迅速切斷了泗水電與新興裏之間的聯系,殲敵一部,並攻占新垈裏,包圍內洞峙,占領新興裏四周的有利地形,對新興裏之敵四面包圍,將敵壓縮于不足4平方公裏的狹小地域;第79師向柳潭裏之敵進攻,殲敵一部,與第20軍第59師協同,完成了對柳潭裏地區之敵的合圍;第81師主力占領了位于赴戰湖西側的小漢垈、廣大裏地區,割裂美第7師與美陸戰第1師的聯系,保障了軍主力的側翼安全。
  戰至28日清晨,第9兵團雖然未能殲滅當面之敵,但已完成了對長津湖地區美軍的分割包圍,將美陸戰第1師和步兵第7師一部分別包圍于柳潭裏、新興裏、下碣隅裏等地,割斷美軍相互之間的聯系。
  美軍爲打破被分割包圍的狀態,恢複其相互間的聯系,于28日白天對志願軍部隊發起凶猛的反擊。在航空兵、坦克和炮兵猛烈的火力支援下,柳潭裏的美陸戰第1師部隊于拂曉時分,開始攻擊志願軍第20軍第59師第175團死鷹嶺陣地,隨後,下碣隅裏美軍部隊也于上午開始攻擊志願軍第59師第177團西興嶺陣地。志願軍第59師部隊頑強抗擊美軍的進攻,殲敵1000余人。死鷹嶺陣地曾一度失守,第175團于28日晚組織堅決的反擊,重新奪回陣地。
  與此同時,泗水裏、後浦裏的美軍從南面攻擊志願軍27軍第80師新垈裏陣地;古土裏的美軍攻擊志願軍第20軍第60師小民泰裏、乾磁開一線陣地,均被擊退。
  志願軍第9兵團部隊一面抗擊美軍的攻擊,一面調整部署,28日晚,繼續對被圍之敵發起進攻。
  第27軍第80師第240團猛攻內洞峙之美軍,激戰至29日拂曉,內洞峙之美軍棄屍300余具、榴彈炮4門,竄至新興裏。第80師主力對新興裏之敵展開兩面攻擊,一度突入新興裏,但在村內戰鬥中,受敵步兵和坦克火力所阻,傷亡較大,進展困難,遂于29日拂曉撤出戰鬥,鞏固原占陣地。
  第20軍第58師繼續攻擊下碣隅裏之敵,經過激烈戰鬥,突入美軍機場,攻占下碣隅裏以東之全部山地,予敵大量殺傷,美軍以大量坦克爲先導,拼命反撲,第58師傷亡較大,于29日拂曉撤出戰鬥。第89師也于當晚對社倉裏之敵發起了攻擊。
  在志願軍的猛烈攻擊下,東線美軍不得不由進攻轉入防禦。美陸戰第1師師長史密斯爲保持通往長津湖以南地區的道路暢通,並加強下碣隅裏的防禦力量,令古土裏之第1陸戰團主力立即以一部北上,增援下碣隅裏,打通彼此間的聯系。
  29日上午,古土裏地區的美軍第1陸戰團以配屬該團的英國皇家陸戰隊第41突擊隊爲主,加美軍2個步兵連、2個坦克排和大量火力支援單位,共約1000人,在英國皇家陸戰隊第41突擊隊隊長德賴斯代爾的指揮下,組成德賴斯代爾特遣隊[13],開始由真興裏經古土裏北上,在30余架飛機掩護下,向志願軍第20軍第60師和第58師的富盛裏、小民泰裏一線陣地發起進攻。
  志願軍第60師第178團和第179團沈著應戰,與敵激戰4個多小時,除一部敵軍在坦克引導下突破志願軍陣地,進至上坪裏,被志願軍第58師圍殲之外,其余大部被阻于乾磁開南北地區。當晚,第60師對敵發起猛烈反擊,經數小時激戰,將敵分割爲數段,嚴密包圍。德賴斯代爾特遣隊陷入絕境,士氣盡失。
  志願軍第60師以軍事打擊與政治爭取相結合,一面緊縮包圍,對敵施加軍事壓力,一面利用俘虜喊話,迫敵投降。被圍的德賴斯代爾特遣隊派出4名軍官爲代表向志願軍第179團請求投降。第179團遂派出代表進入敵軍陣地,宣傳了志願軍的俘虜政策。在志願軍強大的軍事和政治攻勢之下,被圍美英軍人員于30日8時全部放下武器,向志願軍投降。
  此戰,美陸戰第1師德賴斯代爾特遣隊除小部坦克突入下碣隅裏之外,大部被殲。志願軍部隊俘虜美英軍237人,繳獲與擊毀坦克、裝甲車、汽車74輛,各種火炮20余門。[14]
  在此期間,第27軍和第20軍第59師也粉碎了柳潭裏、新興裏之敵的突圍企圖。
  志願軍第9兵團由于戰前各種准備不足,加之補給困難,又是在這種惡劣的自然環境下與強敵作戰,部隊凍餓,體力消耗很大,因而,雖對長津湖地區的美軍完全分割包圍,但在幾個包圍的點上,攻擊力量均顯不足。至此,第9兵團同各處被圍之敵形成了僵持。 
  長津湖地區,山高林密雪深,在戰役進行期間,戰區數次降大雪,氣溫最低達零下30多攝氏度。志願軍第9兵團部隊忍饑受凍,凍傷減員嚴重,極大制約了作戰行動,加之與敵裝備懸殊,因而數次作戰,均未能全殲美軍。
  盡管困難重重,形勢嚴峻,但第9兵團決心全力以赴,堅決完成作戰任務。根據戰場的狀況,第9兵團再次調整部署:以第26軍主力圍殲下碣隅裏之敵,得手後,南下向鹹興攻進;以第27軍在結束柳潭裏、囦水裏戰鬥後,主力休整兩日,然後取道社倉裏、黑水裏、劍山裏、豐松裏、嶺城裏,向地境攻進,另以1個團出五老裏,割裂敵人,配合主力作戰;以第20軍以小部包圍古土裏,作爲誘餌,吸引敵軍,主力進占黃草嶺及其附近陣地,阻敵打援,待第26軍向南攻進時,即集全力攻殲古土裏之敵,另以第89師主力進至上、下通裏附近,從運動中截殲敵人,適時閉阻長津湖地區之敵的退路,配合主力作戰。12月4日,第9兵團首長宋時輪、陶勇、覃健將此部署上報毛澤東主席並彭德懷等志願軍首長。[15]
  毛澤東立即回電:“宋、陶、覃十二月四日二十二時五分電部署意見很好,望即執行。”[16]
  根據第9兵團的部署,第26軍急速南進,准備于12月5日晚實施圍殲下碣隅裏之敵的作戰。但由于風雪迷漫,路途遙遠,道路不熟,而未能按時于5日晚發起進攻。當第26軍准備在6日晚實施進攻時,下碣隅裏的美陸戰第1師主力已在空運1000余名傷員後,于6日拂曉在大量飛機、坦克掩護下,從下碣隅裏突圍南逃。
  此時,第20軍主力已經進至黃草嶺南北地區,第89師亦尾追社倉裏之美第3師第7團,截殲該敵1個營大部後,進至下通裏以北地區。第9兵團首長調整部署:令第20軍部隊依托已占陣地,層層截擊南逃之敵,阻敵北援;令第26軍由下碣隅裏向南攻擊前進,尾敵追擊:令第27軍立即從右翼經社倉裏向鹹興以西方向攻進,以斷敵退路。
  各部隊按照上述部署,克服天寒地凍、斷糧凍餓、彈藥不足、疲勞減員等困難,發揚不怕艱難困苦,不怕流血犧牲,連續作戰的作風,對南逃之敵展開圍追堵截。
  12月7日,第26軍對下碣隅裏之美陸戰第1師殘部發起攻擊,殲敵一部,擊毀敵車輛、坦克共30余輛。第20軍部隊依托已占陣地對南撤之敵層層阻擊,但部隊連日凍餓,體力虛弱,戰鬥部隊凍傷減員達40%以上,嚴重影響了戰鬥力。7日14時半,下碣隅裏之敵在40余架飛機掩護下,突破志願軍陣地,逃至古土裏地區。
  12月8日,美陸戰第1師在大量航空兵支援下,繼續向南突圍,在古土裏以南隘路處,爲志願軍第58師第172團2個連阻截。志願軍炸毀公路橋梁,堅守陣地。美軍孤注一擲,一面在大量航空兵配合下,猛攻守路。一面緊急空運橋梁構件架橋,同時急調黃草嶺、真興裏地區之美軍部隊北援接應。
  志願軍第172團2個連在零下30多攝氏度嚴寒下,頑強作戰,與敵激戰竟日,在人員凍傷、陣亡嚴重,只有20余人可以戰鬥的情況下,仍堅守陣地,殲滅美軍800余人,使南逃的美軍寸步難行。與此同時,第60師第180團也將由真興裏北援的美軍阻于堡後莊以南地區。
  8日夜間,氣溫驟降至零下40多攝氏度。堅守陣地的志願軍官兵,衣著單薄,凍餓數日,體力嚴重下降。當9日美陸戰第1師再次攻擊志願軍古土裏以南隘路陣地時,堅守在陣地上的志願軍官兵已全部凍僵。
       美军侥幸通过了古土里以南隘路,遂修复桥梁,继续向南逃窜,与真兴里北援部队南北夹击堡后庄之志愿军第180团阵地。志愿军第180团在第179团1个营的支援下,坚决阻敌,与敌激战两日,最后全团大部冻、战伤亡,阵地方为美军突破。
  至此,第9兵團經近半月的激戰,部隊已經極度疲勞,特別是凍傷減員十分嚴重,情況最嚴重的第79師戰鬥傷亡2297人,凍傷減員則達2157人,全師縮編爲5個步兵連、2個機炮連,難以繼續實施大的作戰行動。[17]但爲爭取整個戰局的有利局面,第9兵團決定:“不顧一切困難和代價,繼續組織所有還能勉強支持的人員,力爭殲滅南竄與援敵一部或大部。”[18]
       10日,古土里美军部队越过黄草岭,继续南逃。志愿军第89师部队在真兴里以南之水洞、龙水洞地区主动出击,截击南逃之敌,毙敌300余人,击毁汽车30余辆。随后又于尾随逃敌中,缴获汽车60余辆,歼美军200余人。
  12日,美第3師由五老裏北援,美陸戰第1師在美第3師的接應下,最終逃出志願軍第9兵團在長津湖發起的包圍圈,竄至五老裏。隨後,會同美第3師倉皇逃往鹹興、興南地區。
  美陸戰第1師是美軍的王牌部隊,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美軍太平洋戰場的曆次登陸作戰中擔負開路任務,戰鬥力在美軍部隊中首屈一指。但在長津湖地區的戰鬥中,該師卻風光不再,經曆了該師曆史上最慘痛的一次失敗,傷亡慘重。據美國海軍陸戰隊官方戰史披露,僅在11月27日至12月15日,該師即減員達7321人。[19]因此,美國人把長津湖之戰稱作“陸戰隊曆史上最爲艱辛的磨難”[20]。
  志願軍第9兵團在長津湖地區的作戰,是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進行的。在戰役進行期間,戰區連降大雪,氣溫平均在零下27攝氏度左右,最低達零下30多攝氏度,雪積數尺,江河道路冰凍。官兵衣著單薄,糧食缺乏,忍饑受凍,加上後勤補給困難,有的部隊一兩天只能吃上一頓結冰的高粱米,官兵體質嚴重下降,凍傷減員嚴重。在新興裏戰鬥中,第27軍第80師第240團第5連沖鋒時受到敵火壓制,全連呈戰鬥隊形臥倒在雪地,最後全部凍死。嚴寒的天氣,也直接影響了武器的使用,部隊配備的迫擊炮70%無法使用,許多步槍、機槍槍栓被凍無法擊發,通信聯絡也極不暢通。
  第9兵團在如此艱難困苦的條件下,發揚人民軍隊英勇頑強,不怕艱難困苦,不怕流血犧牲的革命精神,同美軍浴血奮戰十余晝夜,共殲敵13916人,予美陸戰第1師和步兵第7師一部殲滅性打擊,打開了東線戰局,並有利保障了志願軍西線部隊的側後安全,在極度困難的情況下,完成了艱巨的戰略任務。
  12月15日,志願軍司令部、政治部聯合向第9兵團全體指戰員發出祝賀電,祝賀第9兵團殲擊長津湖地區美軍部隊的勝利,對負傷的同志表示慰問,向犧牲的烈士致哀。電報指出:
  你們在冰天雪地、糧彈運輸極端困難情況下,與敵苦戰半月有余,終于熬過困難,打敗了美國侵略軍陸戰一師及第七師,收複許多重要城鎮,取得了很大勝利。這種堅強的戰鬥意志與大無畏的精神,值得全軍學習。正由于東西兩線的偉大勝利,基本上改變了朝鮮的局勢,迅速地轉入對敵反攻。
  毛澤東評價說:“九兵團此次在東線作戰,在極困難條件之下,完成了巨大的戰略任務。”[21]
                                  
[①] 参见Billy C. Mossman: United States Army in the Korea War, Bbb and Flow, November 1950 – July 1951 (比利·C. 莫斯曼:《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潮涨潮落》,1950年11月至1951年7月,48页。
[②] 《建國以來毛澤東軍事文稿》,上卷,340頁,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2010。
[③] 彭德懷等志願軍首長致高崗、賀晉年轉宋時輪、陶勇電,1950年11月6日10時。
[④] 彭德懷等志願軍首長致宋時輪電,1950年11月12日10時半。
[⑤] 指第9兵團司令員兼政委宋時輪,副司令員陶勇。
[⑥] 《建國以來毛澤東軍事文稿》,上卷,347頁,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2010。
[⑦] 參見宋時輪、陶勇、覃健致彭德懷、鄧華並第20、第27軍電,1950年11月19日18時。
[⑧] 彭德懷、鄧華致第9兵團首長電,1950年11月20日。
[⑨] 计3288人,见Roy E. Appleman: East of Chosin, Entrapment and Breakout in Korea, 1950(罗伊·E. 阿普尔曼:《长津以东,在朝鲜的受骗和突围,1950年》),Texax A&M Universiry Press, 1987, 306~307页。
[⑩] 宋時輪、陶勇、覃健致第20、第27軍首長並報彭德懷、鄧華、軍委、東北軍區電,1950年11月24日20時。
[11] 參見第20軍致第9兵團首長電,1950年11月26日13時。
[12] 參見第27司令部:《鹹鏡南道戰役新興裏、柳潭裏戰鬥詳報》,1951年1月10日。
[13] 参见Lynn. Montross and Nicholas. Canzona, U.S Marine Operation in Korea, Vol. 3, The Chosin Reservoir Campaign(赖恩·蒙特罗斯、尼古拉斯·坎佐纳:《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朝鲜作战史,第3卷,长津水库战役》),Historical Branch, G-3, Headquarters U.S Marine Corps, Washington, D.C, 1957, 228页。
[14] 參見第20軍司令部:《長津湖戰役簡報》,1951年1月。
[15] 參見宋時輪、陶勇、覃健致毛澤東並彭德懷等志願軍首長、高崗等東北軍區首長電,1950年12月4日22時5分。
[16] 《建國以來毛澤東軍事文稿》,上卷,397頁,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2010。
[17] 參見宋時輪致彭德懷、毛澤東電,1950年12月8日18時30分。
[18] 宋時輪致彭德懷電,1950年12月10日14時35分。
[19]参见Lynn. Montross and Nicholas. Canzona, U.S Marine Operation in Korea, Vol. 3, The Chosin Reservoir Campaign(赖恩·蒙特罗斯、尼古拉斯·坎佐纳:《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朝鲜作战史,第3卷,长津水库战役》),381~382页。
[20] [美]約瑟夫·格登:《朝鮮戰爭——未透露的內情》,465頁,北京,解放軍出版社,1990。
[21] 《建國以來毛澤東軍事文稿》,上卷,410頁,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2010。

 
      
   冰雪長津湖

     
 圍殲長津湖美軍的我軍某部陣地


戰士們跨越海拔一千七百多米的雪山向長津湖挺進

閉館公告

更多
  爲保證Ag真人环亚改擴建工程順利實施,經市政府批准,Ag真人环亚于2014年12月29日閉館,停止對外開放。重新開館時間另行通知。由此帶來不便,敬請諒解。

視頻講解

更多

征集啓事

更多
  Ag真人环亚是全國、全軍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戰爭曆史和抗美援朝運動的國家級重大戰爭紀念館。根據Ag真人环亚改擴建工作需要,爲進一步充實豐富館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動詳實地反映抗美援朝曆史,弘揚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現誠向國內外廣泛征集抗美援朝各類文物史料。